177办公室的日日夜夜

2017-12-18 20:16:01 来源: 河东信息港

177办公室的日日夜夜

177办公室是中央为了做好北京与我国首次核试验现场的联络工作,由二机部和国防科委联合组织的一个临时工作机构。作为首次核试验的信息枢纽,该办公室负责与核试验现场密切联系,上传下达,及时、准确地向中央首长及军内外有关部门报告情况、传递信息,并向试验现场传达中央领导的有关批示和指示。这个办公室组建后开展工作只有一个月,但流经它的信息在当时却是国家顶级机密,其影响在历史长河中占有一席之地。

全封闭密室运作

177办公室由当时的二机部部长刘杰直接领导,二机部和国防科委选派人员参加,由时任二机部办公厅主任张汉周、秘书处处长郑存祚、部长秘书李鹰翔和国防科委二局处长高健民、参谋宋炳寰等五人组成,地点设在原二机部办公大楼2层5号房间。为了保密的需要,房间的门窗都钉上两层毯子,使外边人看不到里边的工作情况,也听不到里边人说话的声音。另外,总参通信兵部还为办公室配备了与核试验现场通话的带有载波机的,同时架设了与周恩来总理、贺龙、聂荣臻、罗瑞卿等首长办公室之间的直通专线和手摇单机。

这个办公室对外全封闭,有一套严格的保密制度,全天候24小时连续工作,同前后方重要通话都要复述并记录在值班日志上,传送文件要坐小车两人同行,通话行文涉及原子弹和试验行动时都要用密语。当时报经张爱萍审定的密语是:供试验用的原子弹为“老邱”,原子弹装配为“穿衣”,原子弹在装配间为“住下房”,原子弹在塔上工作间为“住上房”,原子弹接插雷管为“梳辫子”,试验现场气压为“血压”,原子弹起爆时间为“零时”。

“一级专列”运送试验用的原子弹

1964年9月28日,177办公室开始与首次核试验委员会办公室(代号20)通话,传递的第一个重要信息是供试验用的原子弹的运输情况。9月29日下午2时24分,原子弹由二二一厂副厂长吴际霖和武装警卫护运,从青海二二一厂专用铁路线上星站发车起运,途经西宁、兰州、哈密等站,于10月2日下午9时38分安全抵达乌鲁木齐。运原子弹的火车定为一级专列(国家最高领导人级专列)运行,采取了严密的安全保卫保密措施,沿途都有公安干警警戒,到了两省(区)交界处,负责护送的两省(区)公安厅厅长还要办理安全运输交接手续。沿线铁路检车的铁锤一律换成铜锤,以免产生火花;机车使用的煤都用筛子筛过,以防止混入雷管之类爆炸物;专列经过时,横跨铁路上空的高压线暂时停电。

原子弹运到乌鲁木齐后,于10月3至4日先由改装后的伊尔-12飞机分三架次运抵罗布泊核试验基地的开屏,然后再由直升飞机送到试验场靶心铁塔底下。原子弹的铀235部件和中子源,另由改装后的伊尔-14飞机直接经兰州、酒泉送到开屏,在铁塔下装配间与弹体装置进行总装。

万事俱备 只欠“东风”

原子弹运到核试验现场并总装完成后,就等待何时正式进行试验了。而这关键要看气象条件。罗布泊地处沙漠戈壁,天气变化无常,时而晴空万里,时而沙暴肆虐

177办公室的日日夜夜

。在这“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之际,首次核试验总指挥张爱萍特别关注天气预报。

1964年10月9日天气预报称,10月16日至20日之间将有一次符合试验条件要求的好天气。于是,他召开核试验委员会党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周恩来总理写报告,建议试验时间就在这一时段内选定,并派试验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李旭阁乘专机将他和副总指挥刘西尧署名的书面报告送回北京,由177办公室接转送交总理办公室。总理阅后在报告毛主席和刘少奇、林彪、邓小平、彭真、贺龙、聂荣臻、罗瑞卿等国家领导人的同时,亲自书面回复刘杰,表示同意张爱萍、刘西尧“来信所说的一切布置,从10月15日到20日之间,由他们根据现场气象情况决定起爆日期和时间”,并特别关照“来往均须通过保密设备以暗语进行”。

在这之后,10月14日,20号办公室报告 “根据对血压(气象)情况的分析,经过党委常委会研究确定,以正点减四(密语10月16日)作为零日(试验日期)”,总理当即批复同意。10月15日,张爱萍、刘西尧报告 “零时(试验时间)定为正点减四15丈(16日下午3时)”,总理再次批复同意。这样经过三次来往请示批复,确定了首次核试验的日期和时间。10月16日中午12时,总理最后写信指示刘杰,要刘杰与张爱萍、刘西尧通一次保密,“告之如无特殊变化,不必再来往请示了。”

准备就绪 只待一声东方巨响

“零时”确定以后,整个核试验基地就进入实战状态:原子弹吊装塔上就位,雷管接插稳固,效应物布置完成,测试仪器全部开通,放射性烟云侦察飞机等待起航,防化兵现场探察整装待发,以及空中管制和无线电通讯联络等等,一切等待起爆的工作都在紧张有序、细致周密地进行到位。而20号办公室和177办公室前后方联系也更加紧密频繁。

此时所有参试人员,特别是研制原子弹的科技专家和试验委员会的主要领导,都十分兴奋又提心吊胆。10月12日晚,核试验委员会党委常委会研究了原子弹万一试验不成的两种可能情况:一种是由于铀238自发裂变产生的中子引起“自然”走火而提早核爆,爆炸当量因此减少,达不到预期目的;另一种是只发生化学炸药爆炸,而没有引发核爆炸。前方把相关问题报给了周恩来总理。14日夜里,总理要刘杰到西花厅办公室,问有什么看法?刘杰认为化学爆炸可能性不大,因为多次聚合爆轰试验都没出过问题,证明我们对爆轰技术的掌握是好的;至于铀238自发裂变到底有多大几率,需请专家再研究计算。

15日早晨,刘杰赶到核武器研究所,请此时在北京主持工作的理论部第一副主任、理论物理学家周光召,周又请中子物理学家黄祖洽、数学家秦元勋参加,共同研究估算结果。他们认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成功的可能性超过99%”,并签名提交正式报告,以示负责。总理阅后问刘杰:“你现在考虑我们这次试验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刘杰回答:“估计有三种可能,一是干脆利索,二是拖泥带水,三是完全失败。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一种可能性最大。”总理感到满意,但仍郑重地叮嘱刘杰:“要做好以防万一的准备工作。”

原子弹成功爆炸,毛主席审慎决定对外公布,周总理关注爆后放射性安全

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时,我国首次核试验如刘杰所预期的“干脆利索”地圆满成功了。试验现场欢声雷动,张爱萍亲自向周恩来总理报告:“原子弹已按时爆炸,试验成功了!”177办公室随即用保密向中央各位首长报告,大家非常高兴。聂荣臻当即与总理通话,互致祝贺,并要177办公室转述他给张爱萍、刘西尧的贺词。彭真表示祝贺,并要求转告全体同志。林彪、贺龙、罗瑞卿、杨成武得知消息也随即表示祝贺。

而在此时,毛泽东主席却显得十分冷静和谨慎,三次询问“是否真的核爆炸?”,甚至提出“外国人不相信怎么办?” 当天下午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联播》没有播出这条特大,直至张爱萍、刘西尧组织专家根据现场观察的宏观景象和速测数据,提出6条理由证明确实是原子弹爆炸。国外也随即有所反映,最初是日本东京电台说:“中国可能在它的西部地区爆炸了一颗原子弹。”接着收到了美国关于中国爆炸原子弹的广播。毛主席这才同意在当晚10时电台《晚间》正式广播关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成功的公报,同时《人民》刊发了红字的《号外》。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全国各地街头顿时人群蜂拥,喜庆欢腾,欢呼原子弹爆炸成功的伟大胜利。

正当人们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时,周恩来总理却又在考虑和处理原子弹爆炸后,放射性微尘对试验场人员和下风向居民的健康安全有无影响的问题。之后,177办公室负责每天汇总放射性微尘沉降情况,并向总理报告结果。17日午夜,总理要研究这个问题和处理办法。刘杰,钱信忠(卫生部副部长,主管卫生防护工作),徐海超(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放射性防护问题专家)等到会参加。

会上,177办公室工作人员汇报了监测布点和剂量情况,之后,总理要徐海超教授谈谈他的看法。徐说:“现在下风向有的地区空气中放射性强度已经超过标准,虽然超得不多。”总理问:“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徐建议:“在最近一段时间里,这一地区的蔬菜要很好洗净才食用,婴儿不吃牛羊奶。”总理认为,“现在的问题是,无论放射性微尘污染对下风向附近地区居民的影响究竟如何,缺乏可靠的根据。”徐建议“可对这一地区居民进行抽血检查。”最后,总理决定“先给驻这一地区的部队战士验血,因为他们在最前线,根据对他们验血的结果再决定下一步措施”。之后,副总参谋长杨成武遵照总理指示,安排下风向地区驻军卫生机构对数百名战士进行抽血化验,结果没有发现任何异常。19日,张爱萍、刘西尧报告说,下风向附近地区和兰州等几个城市的剂量监测结果表明,对居民健康无影响。总理这才放下心来。

177办公室在完成首次核试验信息联络任务后,工作人员就各自返回本单位工作。如今,时间已经过去近50年,但参与这项工作的人员至今回忆起来,依然十分兴奋、激动,而这段经历必将成为他们永远难忘的纪念。

商水白癜风医院
长春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做鼻子大概需要多少钱
清远癫痫病重点医院
沧州不开刀祛眼袋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