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独仙行 第991章 再斩大修

2020-01-16 23:38:13 来源: 河东信息港

我独仙行 第991章 再斩大修

卷八纵横人间

第991章再斩大修

这些攻击全被那蓝珠挡住,根本就没有出乎姚泽预料,就是极品法宝也要爆裂,光幕溃散开来,蓝色圆珠变成了碎末,飘洒在空中。

那条黑龙似乎受到惊吓,身形扭动下,就显出飞剑模样,方向一转,就朝老者激射而去。青龙一声长吟,巨尾随意一摆,黑剑被抽的直接朝洞顶飞去,青龙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庞大的身躯晃动间,跟着一闪而没。

袍袖挥动间,那些宝物都消失不见,姚泽似笑非笑地望着对方,看对方有什么话要说,不过想要从这里离开,是万无可能。

皂袍老者的脸上惊疑不定,眼中的骇然根本无法掩饰,心中已经有了退意,不过看着对方一脸的淡然,心中一凛,喉头有些发干地开口道:“道友到底是何身份?为什么会从鬼域中来?”

“呵呵,道友还有心情关心这个?”姚泽一听此言,忍不住轻笑起来。

“怎么,道友真的以为稳操胜券?如果真的相拼,结局肯定是两败俱伤!你见过可以灭杀同阶对手的大修士吗?就是道友有些手段,我想离开这里,想来道友也阻挡不住吧。”皂袍老者脸上慢慢镇静下来,阴厉之色又重新浮现。

姚泽摇摇头,不可置否地吐了口气,一道青影闪动间飞了回来,消失在袍袖中,而地面上也“哐”的一下跌落一件扭成一团的黑色之物,正是那把黑剑,早变成了一堆废铁。

皂袍老者嘴角抽动了一下,尽力不去看那团废铁,徐徐说道:“只要道友告诉我当初老祖找你何事,我可以发下心魔誓言,绝不向第三个人透露这消息,以后见到道友以礼相待!如何?”

“呵呵,道友真的以为结局是两败俱伤?实不相瞒,在下的手段连五成都没有使出。如果道友想离开,不妨试试。”姚泽嘴角泛起一道弧度,有些玩味地望着对方。

不过这些话倒没有说大,如果不是这空间太小,无法施展空间神通,想灭杀此人,根本就不用费什么周折。

皂袍老者的脸色有些发紫,心中的怒火大盛,右手一抖,一个灵兽镯就拿在了手中,对着空中微一晃动,两头桌面大小的恐怖妖物就凭空出现,刚一出现,四周的灵气都似乎暴躁起来。

“碧血狼蛛!”

姚泽惊呼一声,面色也露出凝重之色。

数根巨镰似的长腿舒展开来,一对獠牙闪烁着寒光,死神般的眼珠毫无生气地瞪了过来,浑身的细毛如钢针一般,竟都有着七级修为!

这种妖物都是雌雄成对,不说其攻击力,最可怖的是其肚腹中的毒水,可以污秽法宝,姚泽也许不惧其毒,可被那些毒水沾到宝物上,也是头疼之极。

“怎么,道友开始比拼宠兽?那我们就来场大些的……”他冷笑一声,身周突然出现无数只头颅大小的黑影,转眼间就把洞府填个严严实实。

“紫皇蜂!”皂袍老者的脸瞬间更白了,这么多的紫皇蜂,还都是六级妖兽,“嗡嗡”声音大作,尺余长的口器不停地闪动着,毫不犹豫地朝那对碧血狼蛛围了上去。

碧血狼蛛也是极为凶悍,巨大的獠牙飞舞,残肢很快就散落一地,可无数的紫皇蜂前赴后继,蜂拥而上,转眼碧血狼蛛的长腿就断了两根,被如此多的紫皇蜂包围,覆灭是早晚的事。

皂袍老者背靠着岩壁,面无血色,目露惶恐,看着和对方之间隔着无数妖兽,眼珠不停转动,突然周身光芒大起,身形竟化作一道遁光,朝洞口急速射去。

他竟直接逃跑!

逃窜之时,他还不忘回头看去,只见那人依旧在远处观望着,心中大喜过望,只要再过几息,自己就可以脱离险境,到时候以整个血魂山庄的力量,还怕抓不住此人!

身形似闪电,转眼就逸出近十丈左右,突然眼前一暗,似乎是一团灰雾包裹了自己,他心中一惊,青色光幕直接笼罩了全身,这才发现光幕外不知道什么时候趴伏着六团漆黑圆球。

等他细看时,差点尖叫出声,这哪里是什么圆球,竟是六头可怖的妖物!

圆球上布满了密密的鳞片,两侧还有一对尺余长布满鳞甲的翅膀,狭长的裂缝闪动,“吱吱”声音响起,竟啃的光罩一阵晃动。

“这是什么鬼东西?难道他真是鬼域中人?”皂袍老者满心不甘,也只能被逼着退回了洞底,短短几息时间,两头碧血狼蛛已经踪迹全无,地上也留下一堆残肢断臂。

姚泽有些心疼地叹口气,一会功夫竟损失了近百头紫皇蜂,望向了老者的目光也有些不善。

皂袍老者心头一跳,此时才知道两者的差距根本就无法计量,他满脸挤出笑容,“道友,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背后还有血魂山庄……”

姚泽面无表情地任其自说,玄煞鬼已经把光幕啃噬的只有淡淡的一层,无数的紫皇蜂在山洞里静静地漂浮着,可怖的复眼毫无生机地盯着那老者。

如果在几十年前,说不定他还会把主意打到血魂山庄上,可现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已经延伸到神州大陆,这个破败的山庄自然看不上眼里。

等光幕摇摇欲坠,即将溃散时,皂袍老者的面上露出绝望,随即闪过戾色,天灵盖处一道身影伴随着“嗤嗤”的声音,显现而出,却是和老者面目一般无二,正是此人的元婴!

原来这老者也是狠辣之极,见自己无法脱身,直接元婴出窍,准备瞬移而走。

玄煞六鬼一见,“吱吱”声大作,十二道光影闪烁间就激射而至,可元婴刚一现身,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刺目的青光一闪,瞬间就消失不见,下一刻,就出现在十几丈外的通道内。

此时那元婴心中大定,狠毒的目光盯了姚泽一眼,见其只是摸了摸鼻子,丝毫毫不在意的模样,心中一怔,隐约有种不妙的感觉,青光再起,身形转眼间又消失不见,“砰”的一声,竟一头扎进了一面青色幡旗中!

抓住了一位后期大修士,姚泽的脸上也没有多少喜色,左手一抛,一个寸许大小的血红葫芦就出现在半空中,六道灰雾闪过,玄煞鬼全部遁进了葫芦中,而紫皇蜂围着他一阵盘旋,下一刻,竟全部凭空消失,洞府内一下子空旷起来。

他转动着手中的青莲旗,眉头紧锁,那位祁长老和那女子依旧昏迷不醒,而钱姓修士早已死去多时,这个烂摊子如何收拾?

血魂山庄的大修士陨落,鬼域肯定马上就会知道,自己回去如何说的清?弄不好会立刻搜魂察看!

如果自己就此离开,可此行的目的就要落空,他一时间陷入困境中……

山腰处的洞口外,那位筑基期弟子依旧安静地盘膝而坐,几位前辈下去的时间有些久,他也没有丝毫不耐。

突然,一阵激荡从洞口传出,他心中一惊,连忙恭敬地站直身形,一道青影从洞口激射而出,没有丝毫停顿,转眼就冲到半空之中。

“祁长老!”

虽然两者修为差距极大,可这么近的距离,他还是清楚地看清了那长脸修士的模样,心中忍不住一惊,还没反应过来,洞口又一阵激荡,一道紫光跟着从洞口闪烁而出。

“快下去救人!”

随着话语声,紫光也消失在海空中,一前一后,踪迹全无。

这位筑基期弟子一下子愣在那里,第二道身影竟是位皂袍白发老者,还吩咐自己一声,难道下面有什么状况?

他站在那里,犹豫半响,还是决定下去看看。

随手扔出一把飞剑,身形跳了上去,晃晃悠悠朝洞内落去。

洞中的阴寒之气让他极不适应,可下方隐约的光亮给他带来些安慰,等他提心吊胆地站在洞底时,忍不住惊呼起来。

四周一片狼藉,明显经过剧烈的打斗,地面上趴伏着三道身影,生死不明。

片刻后,他鼓足勇气,伸手翻过了那位黄袍钱前辈,脑袋都没有,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一阵尖叫声响彻整个洞府。

这位筑基期弟子吓得脸无血色,难道一起来的前辈都死了?

他又颤抖着摸向了那位蓝衫燕前辈,入手一片温热,他心中大喜,连忙扶起这位前辈,摇晃起来,“燕前辈,燕师叔……”

终于,姚泽慢慢睁开了双眼,有些疑惑地望了望四周,突然面色一变,“这是怎么回事?祁长老呢?”

这位筑基期修士差点要崩溃了,他哪里知道怎么回事?

两人手忙脚乱地施救一番,血魂山庄的那位面容娇好的女子很快就幽幽醒转。

她怔怔地坐在那里,双眼透着迷惘,片刻后,突然尖叫起来,“那个人是大修士!那位祁前辈是幽冥谷的大修士!他抢走了那头妖兽,还打死了钱道友……”

两人费了好大劲,才让那女子安抚下来。

“道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以说的详细点吗?我们的祁长老怎么会是幽冥谷的大修士?”姚泽面色凝重,连声追问道。

那女子面色苍白,显然惊吓不轻,过了片刻,才颤声说道:“那位祁长老进来后就想偷袭我师傅,被我师傅察觉,然后就抢走了那头妖兽,这位钱道友只是惊呼一声,就被一巴掌拍碎了脑袋,然后师傅就怒喝对方是幽冥谷的大修士,接下来我被震晕过去……”

电子科技大学医院
邹平中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郴州哪好
惠州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台州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