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城晚报发表远方作品土豆情纪录

2020-09-17 11:05:22 来源: 河东信息港

《鹤城晚报》发表远方作品《土豆情》

土豆给我的整体感受是:沉重的甜蜜。

在北方的故乡,每一年1过十月1,人们就开始贮冬菜了。

冬菜储藏最多的主要是土豆。人们要挑选出没有伤疤的土豆放进在园子里挖好的菜窖,把小土豆用大锅烀了,剥去皮,腌酸土豆或咸土豆。有疤痕的土豆堆在院子里任其冻着,到了深冬,就烀熟喂猪。

喂猪的冻土豆也能吃,趴锅台给小姑娘们捞土豆是我小时候常干的事。烀熟的冻土豆水水的、甜丝丝的,小姑娘们一边剥皮吃,一边嘻嘻地笑。

不过,与其说土豆是蔬菜,还不如说它是食粮更加恰当。现在生活好了,却常常想起一年土豆半年粮的岁月。那时人们为了吃饱饭,想方设法多种土豆。

在房前屋后种土豆最多的人,是村里的刘羊倌。

刘羊倌是个老实巴交的老人,他逐日除给生产队放羊,再就是在自家园子的土豆地里默默地做活。由于他脸黑,又总穿一件黑布褂,所以我们都叫他黑爷爷。

黑爷爷种的土豆多,可到秋季过了白露起土豆时却起不出多少。因为土豆刚鸡蛋大时,他就开始从秧下往外摸了。

有一回,我跳进黑爷爷家的园子摸出两个大土豆想烧着吃,被父亲发现了,他指着锅台上的1柳筐土豆说:这是你黑爷爷昨天送来的啊!

后来我发现,黑爷爷的土豆是给全这种情况也是非常常见的村人种的。谁家缺粮揭不开锅了,谁家就能及时吃到他的土豆。

黑爷爷病故时,村里人都哭了,说黑爷爷的肚子瘪瘪的…从那时开始,我再也没有忘记过土豆,没忘记普通乡民那种质朴而真诚的感情。

土豆的吃法很多:父亲愿意蒸着吃,铁锅蒸熟的土豆个个开花,泛着银沙般的亮光,吃着有点噎人。姐姐经常把土豆切成细细的丝,炒着吃。洗土豆丝的水,能沉淀出土豆粉,做透明的粉皮吃。

我呢,喜欢在炉盖上把土豆片烙出焦黄的嘎嘎吃。土豆还可以用灶膛火烧着吃,围着火盆烤着吃。那烧焦的土豆皮就像黑爷爷的脸,我有时用双手1捧就是很久,舍不得剥掉。

每一年春季,当我看到家乡人把花瓣一样的土豆种子撒进田垄,就感到从脚边舒展到天边的黑土地开满成方连片的淡紫色的小花,包含着勃勃生机。

而当犁片像家乡人宽厚的手掌伸进土地那暖烘烘、湿漉漉的胸膛,捧出白花花的土豆时,我就觉得每个土豆都好像对家乡人实行了一个神圣的诺言而闪着迷人的光芒。

我爱土豆。

----远方作品《土豆情》

最新MV-齐齐哈尔,我爱恋的故乡。

远方:难忘的大酱。

鹤城晚报发表远方作品:想起酸菜。

先声药业与百时美施贵宝合作 风湿免疫领域创新药恩瑞舒?成功上市
先声药业依达拉奉右莰醇获批上市,突破急性缺血性脑卒中治疗困境
先声药业创新药恩瑞舒上市 类风关患者精准治疗有盼头
如何治疗灰指甲不复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