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员太空如何做爱揭秘美国性爱实验这姿势也是没谁了独自买醉

2018-01-06 15:04:22 来源: 河东信息港

http://www.agncqnbm.net/uploads/20171213/bpic2162.jpg宇航员太空如何做爱?揭秘美国性爱实验 这姿势也是没谁了 近期,非赢利机构火星基金会计划2018年派遣一对已婚宇航员夫妇完成501天太空任务,这意味着首例人类太空性生活体验即将实现。 漫长的太空旅行或在空间站的工作,宇航员耐不住寂寞乃至荷尔蒙煎熬的可能性是不容忽视的。在为期501天的太空任务中,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问题就是——正值壮年的航天员们,如何解决性生活的需要? “太空性爱”不可避免 2000年,在俄罗斯进行的一次国际试验中,7名男宇航员和1名女宇航员在“和平”号空间站模型内共同工作、生活了8个月,在此过程中,寂寞的男宇航员为了解闷,在墙壁上大量粘贴裸体女人画像,还有一名俄罗斯男宇航员由于性冲动,强行向女宇航员“索吻”。 千挑万选出来的那些宇航员都年轻力壮,生理、心理都是最健康的,当然会有正常的性需求。而且,在航天飞行中,宇航员身处狭小的工作生活环境,窗外是漆黑的危险太空,肩负超负荷的工作压力,缺乏与外界的交流与沟通,成功的渴望和死亡的威胁如影随形,这些都可能使宇航员情绪紧张、压抑、烦躁、不安和孤独。而性压抑可能会进一步恶化他们的心理状态。 如果有女宇航员出现,则能减少男性宇航员的心理压力,科学家早就说了,适当的性释放会缓解压力。曾在“和平”号宇宙飞船上呆过14个月的瓦莱里·波尔雅科夫,返回地面后被问及在太空最想做什么时,看上去精力旺盛的他一脸坏笑地答道:“我最想做什么?那还用问?!” 难度之高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 “刺激”、“奇妙”恐怕是大多数人对太空性爱的第一印象,但事实上,要在太空做爱,先得克服重重困难,升入太空的过程首先就是一场体力大消耗,会消耗掉大多数人做爱的热情。 你可以回想一下坐过山车时飞速升向高空的感受,那和飞向太空时的感受虽然相似,但要舒服得多,要知道,“神六”用9分多钟就升入了20万米高的太空。升空时的加速度非常大,升空大约两分钟,它的速度就比最快的子弹还要快,是音速的3倍。宇航员被4倍于平常的重力紧紧“按”在座位上,此外,还要忍受火箭激烈而密集的振动。 这让人呼吸困难、耳鸣脑涨、胸闷难受的9分多钟“过山车”只是个开头,进入太空1小时后,太空人就会开始犯“太空运动病”——由于脑部的前庭不能适应失重环境,太空人会恶心、呕吐、头痛和厌食,反应有点像晕车、晕船的“加强版”。 在这种状态下,太空人自然会“性趣缺失”。费俊龙就说过,他在进入太空3天后才能睡个好觉。对多数宇航员来说,这股难受劲儿大概也要3天才会自动消失。3天看起来不长,但很多太空飞行也就3~5天的长度,等到不难受,恢复“性致”了,太空旅行可能也就到了尾声了。 有哪些最佳体位可以选 即便困难重重,爱还是要做的,但怎么做确实是个伤脑筋的问题。法国科普作家皮埃尔·科勒在2007年12月出版的书中披露,美国宇航局已经于1996年在太空飞船上进行过性爱试验,而嘴硬的俄罗斯人其实也独立地进行过太空性爱的研究。 美国宇航局通过计算机模拟,从20种备选做爱姿势中选择了10种可行性较高的,让两名接受试验者在失重状态下进行了尝试。试验结果表明,只有其中4种做爱姿势可以不借助其它辅助手段,适宜在失重状态下使用。 太空做爱的最大问题,就是大家都会难以自控地“漂”走,想将做爱进行到底,就得抓牢对方不脱手。研究人员发现,如果使用“69”式,让双方分别以手臂抱住对方的大腿,能最大程度地保证双方的控制力,不至于脱离。这个姿势虽然大受青睐,但由于它是一种非性器官接触的方式,不可能让女宇航员受精怀孕。 如果用其它的姿势,就得借助“第三者”的协助了。第一个办法是用弹性束带缚住双方。缚的位置很有讲究,如果缚住双方的腰部,让双方采用面对面的传教士姿势,会难以命中;如果缚住双方的臀部,动作也不易实行。比较理想的方式是,将女性的大腿与男性的腰部束在一起,使得女性的臀部能正对男性的腹股沟,膝盖跨过男性的胸部。采取这种“女上位”姿势,虽然还是比较困难,但是如果女方学会用脚趾头勾住男方的大腿,下面的事就顺利多了。当然,男方有些被动,但总比什么都干不了要强多了。 个中滋味,谁“做”谁知道 进入太空后,人体会发生一些变化,包括性器官。由于在太空里人的血压偏低,血液会变“懒”,懒得再急急忙忙地跑去四肢一类的“偏远地带”,它们更愿意聚集在心脏附近。所以,男性的性器官勃起时,由于供血不足,尺寸会变小。 因为同样的原因,人在太空中,躯干会变大,而四肢会变细,看上去跟浮肿了一样,缺乏美感,同时,还会因此产生体液转移反射性多尿,很容易引起脱水。如果情人们专注于性事,则会更容易引起严重的脱水。 能否借助“技巧”来弥补太空带来的烦恼?正如宇航员们所说的,在太空,做什么动作都会慢一点,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在做爱的时候,动作就能变快。太空中身体的动作和在地球上不同,比如在地球上,我们都用脚走路,在太空中行动,基本靠手,所以,要控制自己的动作并不容易,要发挥自己的性技巧,自然也有相当大的难度。 太空舱的环境恐怕也不适合做爱。它非常狭小,当然这也不算大问题,因为人们能频频在汽车后座上做爱当然也就能在太空舱里做爱。但糟糕的是,做爱时,身体周围的空气会随着人体的变化,温度增高,并变得潮湿,由于太空零重力,太空舱里的空气不对流,这些又湿又热的空气会紧贴着身体,没有散去的可能,那感觉就像有一块又潮又热的毯子裹在身上一样。 太空中孕育胎儿是更大的挑战 虽然太空性爱存在着一些机械运动难题,但太空中孕育胎儿则是完全危险的。书籍《太空性爱》作者劳拉-伍德曼西称,在低重力或者微重力环境下怀孕是非常危险的,会导致出现子宫外孕,同时,没有地球大气层的保护,高放射性等级将增大胎儿畸形的概率。 微重力环境对于胎儿身体会产生微妙的变化,从骨质密度降低至不规律的流体分布,健康的胎儿很难在微重力状态下孕育,宇航员尽力通过锻炼和其它方法来达到理想太空性生活状态,但是科学家并不确信太空环境如何影响母子健康。 伍德曼西称,我们并不清楚太空孕育胎儿的具体状况,人类是在地球上进化形成的,因此在太空中孕育胎儿则是完全不同的。 美国秘密进行的太空做爱实验 其实“太空做爱”这个想法很早就被提出来了,但因为有违伦理遭到一些人的指责,再加上实验人员在太空停留时间过短,计划流产了。2001年,美国太空总署打算挑一对有合法夫妻关系的宇航员上天。不久,琼和马克进入了太空总署官员们的视线。马克是一名优秀的太空宇航员,而35岁的琼虽然未上过天,但有着良好的心理和生理素质。 经过3个月低重力条件下的夫妻生活训练后,2001年9月的一天,琼和马克一起乘坐航天飞机飞离了地面,到达美国自由号空间站。 险情:血液都集中到了心脏附近 可马克发现,尽管他热烈响应着妻子的激情,但生殖器的勃起程度,跟地球上相比完全判若两人。起初,他认为状态不佳,于是决定延长温存的时间。 他倒过来抱住妻子的双腿,极尽温柔地亲吻她,琼也采取同样的姿势,这是当初实验过的,能最快地激发热情,又不易分开。短暂的缠绵后,他们的身体迅速燃烧起来,渴望彼此融为一体。但让人吃惊的是,马克依然威猛不起来。 到达太空将近一个月,他们共做了十多次努力,没有一次成功。更为糟糕的是,太空生活并没有过分影响琼的生理周期,她的例假照常来了。这样,就浪费了15天时间,10月初是琼的排卵期,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马克的体力重新恢复。 因为失重,精子无法进入琼的身体 琼明白,在太空特殊的情况下,男人不能恋战太久,女人的表现非常重要。于是,她要马克呆在一个固定的位置,自己裸身在空中翻转,她将一只大腿缠在他的腰际,另一只腿勾住他的大腿,手臂紧紧抱住他的头,将他深埋在自己胸前。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然而就在马克想剧烈运动时,耳边响起了警告,大幅度的动作容易造成身体脱离,即便不脱离,体力的消耗也会导致他不能坚持到最后。没办法,马克只好放慢动作,然而,这样的动作,始终不能让高潮来临,不能产生排精的欲望。 为了拯救这来之不易的成功,最后他不顾警告,身体开始剧烈运动。终于,一股热流冲出马克体外,他因为极度畅快而产生轻微的虚脱,不由自主地放开了妻子,最后的冲撞力,导致琼迅速地飘离了马克。 但马克立刻就陷入了失望之中,因为他发现大部分精液正像汗珠一样沾附在他的身上。这是因为没有重力作用,精子不可能喷射,只能一滴一滴地渗出来,由于他与琼分离过快,大部分精液被带了出来,留在琼体内的那点精液,根本不可能导致受孕。 失败的实验被保密一直被封存 为了不错过琼的排卵期,马克以一个科学家的严肃态度来对待太空性爱。他想,在太空里,人们应该去探索跟地球上完全不同的性爱技巧,以保证成功交配。 于是当又一次言欢的时刻来临时,马克也裸身飞翔,这样既不消耗体力,又可以在任何角度,以任何姿势爱抚亲吻琼。马克最终将最珍贵的东西送进了琼的身体。为确保琼身体里精液的浓度,马克接连跟琼演绎了几次太空性爱。10天过去,琼的身体没有反应。15天过去,琼的例假没来。琼用早孕测试棒测试尿液,可结果却表明,琼没有受孕。20多天后,琼的身体出现出血现象,经检测,那是她延迟来的例假。
高温压缩试验机

全自动液压试验机

橡胶耐磨试验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