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第五百二十章 收传国玉玺

2019-10-12 23:54:55 来源: 河东信息港

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第五百二十章 收传国玉玺

如果说朱无道的血脉图腾,是燃烧的仙树,在下十二天一州之中威名赫赫,堪称千年老仙。

那楚望仙的血脉图腾则是万树之祖,曾经立于仙界之顶的存在。

两者可谓天差地别,比拼血脉图腾,朱无道是班门弄斧。

“轰!”

眨眼间,楚望仙的背后升起化为凤凰的炽热火焰。

足有数万度的高温烘烤着一切,如烈日高悬,炫目耀眼。

楚望仙身后火树之上,双翅徐徐展开,百丈的火凤凰嘶鸣,携着传说之中的破坏力和灼烧天地的威力,驾驭着吞天的火焰冲去。

“不,不!”

看着自己施展的火火焰竟然如草芥倒伏,朱无道肝胆剧烈,看着这汹涌火凤扑来而束手待毙。

咔嚓咔嚓!

凤凰火焰无物不焚,灼热的焰火如吞命的怪兽,所过一切化为灰烬,朱无道施展的千丈树界被烧的粉碎,火更是笑话,万度高温轻易吞噬千度高温。

势力面前,一切碾压。

“啊!”朱无道化身火人,声声惨叫,其叫声之凄烈,直传百里之外。

卓无忘看了感同身受,脊背止不住的发凉。

幸好与楚望仙交手之时,没有机会见识到这招,否则自己就算是修炼出不灭仙身,在这火焰之下还有命吗?

“饶命,仙人饶命!我梁宫朱家愿意结草衔环,甘为走狗。”

朱无道打着滚,比楚望仙想的还没有骨气,上一刻还慷慨激昂,下一秒就抱头痛哭。

在一旁的卓无忘鄙夷的吐了口唾沫。

他升仙不过百年,但在百年之中,梁宫朱家在一州何等跋扈,朱无道更是声名赫赫,想不到此刻却哭泣如老弱。

楚望仙右手一挥,将凤凰火焰收回,眼前的朱无道早已烧的上气不接下气,好在仙人之体不论体质还是恢复力都是百倍凡人,只要吊着一口气就不会死。

“朱无道,你想死还是想活?”楚望仙盛气道,虽未凌人,但朱无道的生死全部操持在他的手中。

“活,活!”朱无道灰头土脸道,此刻他早已胆寒,低头颤抖连声道。

哪还有半分千年老仙的气度。

楚望仙右手一抖,伸出一道藤条,将朱无道捆绑的严严实实。

“那正好,我欲去造父赵家参加中市,正发愁有没什么宝贝可以售卖,就你了。”

“我?”朱无道神色大变,楚望仙这是要卖人吗?

“不,不,这怎么可能有人买!”

朱无道心惊胆跳哀求着,中市哪有卖人的,这根本是乱来。而且他也不是牛马,把他牵到中市售卖,如此侮辱,那还不如把他杀了算了。

“怎么?怕没销路吗?梁宫朱家如此威风,不仅拦路强抢,还放高利贷,你说,有没有仇敌愿意出钱买你的命?”楚望仙似笑非笑的看着。

“等等!”

朱无道大喊道,重重的跪下。

“仙人饶命,我自出赎命钱,超值!”

……

下十二天之太焕极瑶天,造父赵家。

遒劲大字闪烁金光,闪耀千里。

一副千丈高的牌坊显出了赵家的势力,眼前的仙山云海,氤氲缭绕,足有百栋仙殿耸立其中。

细看一眼,这脚下仙山竟然是只龟壳,这龟壳似山怕有千里,这死掉的远古巨龟定然是极可怕的妖兽,否则哪有这般体积。

也不知远古发生了何事,定然是可怕到了的战斗,才导致这巨龟身死。

“竟然以十二只纯色蛟龙拉车,也不知道是何方的大势力。”

“慎言,慎言,你看两旁的护卫,可不是好惹的。”

风驰电掣之中,十二只白蛟龙拉的白龙车驶向了赵家山门。

一路上如此奢华的龙车不知吸引了多少仙人的目光,就和人间的路人,看见上千万的豪华超跑的感觉一样。

一半羡慕,一半嫉妒,暗恨坐在车上的为什么不是自己。

楚望仙稳坐在龙车之中,手握着一方印玺默默失神。

“不就是一块普通的地仙器吗?而且此器炼制的并不得当,威力有限的很。”苏柔在一旁看见楚望仙发愣,好奇问道。

“这你可不懂。”

楚望仙抚摸过玉玺底部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捏起一看,肩部还有“大魏受汉传国玺”、右侧还有“天命石氏”四字。

这可是传国玉玺,此物的价值在仙界无人在意,但在人间,却是无数人争夺的至宝。

苏柔出生仙界,自然不知传说玉玺的传说。

传国玉玺在史书上的明确记载,是后唐清泰三年(936年)闰十一月二十六日,儿皇帝石敬瑭携契丹兵攻洛阳,李从珂抱传国玉玺自焚,自此传国玉玺下落不明。

也有野史记载,宋曾伪造玉玺,靖康元年(公元1126),金兵破汴梁,徽钦二帝被掠,“传国玺”被金国掠走,是真是假,恕难预料。

但楚望仙还是确信正史,传国玉玺是李从珂自焚时消失。

“看来传国玉玺的故事并没有那么简单。”楚望仙心中暗道,后梁朱温是倒数第二个握有传国玉玺的势力,那时候就掉包送来了梁宫朱家。

后唐李家灭了后梁朱家

,得到的只是个赝品,甚至可能根本没得到,所以才有李从珂自焚,传国玉玺消失的典故。

没有的东西自然找不到。

楚望仙将传国玉玺小心收入囊中。

此物既然被他所得,当炼制一番,也寓意天命在我,是个吉兆。

恰此时,白龙车停下。

“滚,没长眼睛!”

白龙车外传来朱无道的一声厉喝。

此刻的朱无道身份和卓无忘和姜啸一样,充作了楚望仙的一位侍卫。

但他不知是不是怕丢了面子,穿起了梁宫朱家元卫军的黑甲铁面。掩盖了面目。否则以梁宫朱家老祖的身份,为楚望仙奴仆,那赶车入造父赵家该有多轰动。

怕是一日之内传遍极瑶天。

“啊!”一声惨叫。

恼怒中的朱无道一鞭子杀人,干脆利落。

这赵家的守门小修竟然无礼,这让朱无道如何忍得。被楚望仙痛打一顿,他心服口服,这赵家若是骑在他头上,那无法忍受。

老虎不发威,还当病猫不成。而且在人间之时,朱家和赵家就不对付。

朱家是炎帝一系的,赵家是黄帝一系的。

朱温灭了唐朝,开启五代十国,却是赵匡胤一统天下,等于朱温种树,赵匡胤摘桃,而且还是篡位,摘的炎帝一系柴荣的桃子。这就更让梁宫朱家对造父赵家不耻,便是进入仙界也水火不容。

“嗖嗖嗖!”

数十道修士的身影先后落下,甚至还有地仙,正怒视在赵家大门杀人的不速之客。

“好大的胆子,极遥天之中,竟然有人敢来造父赵家放肆。”

目光如剑,打量着杀人的黑甲朱无道。

“这种小事,你自己处理。”车内传来命令声。

楚望仙闭目等着,这等小事,若朱无道都处理不好,那留之又有何用。

进造父赵家,他可不是做买卖来的,这息壤,就算是灭了赵家,也必须得到。

“哼,在我家主人面前,还不让开,让赵家三千乐女摆阵恭迎。”

朱无道抖擞精神,似打了鸡血,有意在楚望仙面前表现一番,证明自己还有作用。

一旁的卓无忘不由咋舌,这朱无道比他还无耻,还会拍马屁。竟然三千乐女出迎。

到底是一家之祖,说起排场无人能敌。

重庆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辽阳治疗早泄医院
乌海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重庆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辽阳好的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