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上的科学英雄

2019-08-19 10:22:07 来源: 河东信息港

舞台上的科学英雄

原标题:舞台上的科学英雄

-周末特别策划

4月20日,“共和国的脊梁——科学大师名校宣传工程”汇演在西安开始。至5月11日,将有9位科学家纪念剧目在6所高校分别演出。这一“科学家戏剧月”活动是第三次举办。前两次在北京和武汉高校演出都取得成功,场场满座,一票难求。

钱学森、李四光、陈景润、邓稼先、郭永怀、竺可桢、茅以升、王选和罗阳的光辉形象,登上了话剧和音乐剧舞台,演员都来自这些科学家的母校,是“校友演校友、学弟演学长”。中国科协介绍说,这些剧目旨在“广泛宣传把自身事业追求和人生价值追求同国家富强、社会进步、人民幸福紧密联系起来,坚持以人民利益为利益、以报效祖国为荣耀、在创造科技业绩中书写人生辉煌的科学大师。塑造科技界的民族英雄,展示共和国脊梁的光辉业绩、崇高形象”。

观看的首场演出,是上海交通大学的原创话剧《钱学森》。在看过的校园话剧中,这一部演出尤为娴熟,舞台效果精彩。全剧的主线是钱学森的爱国情。开头是在淞沪抗战中,大学生钱学森目睹伤员怒号“中国缺少飞机”而立志;重头戏则是被美国麦卡锡势力迫害期间,钱学森与犹太人老师及监视官员的长篇对话,反复强调了他矢志不移的报国决心。除了激昂的爱国演说,痛苦的独白和励志的家庭对话,剧中设计了不少调剂的桥段:钱学森和蒋英的爱情戏是一条副线;监视钱学森的美国警察是三个滑稽的丑角;火箭实验基地的年轻人开会一幕也有喜剧色彩。

结束时,钱学森的集体毕业照再次打在背板上,钱学森的独白响起:“我,钱学森,国立交通大学机械工程学院铁道工程应届毕业生,我报考的志愿是清华大学留美公费生,专业为飞机设计,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的专业能为祖国的独立和强盛打造坚实的后盾。”

观看了其他几部剧的视频,与这部戏的基调类似,都是表现了科学家顶住压力为国奉献的光辉形象。这些剧目的服装、道具和舞台装置都有精心设计,它们不光是在汇演中,在本校的演出中也受到好评,一般被作为“校园保留剧目”和新生教育剧。

厦门大学的话剧《哥德巴赫猜想》是次参加汇演。剧中的陈景润,就像同名的报告文学中塑造的,痴心于抽象的数论。为了加强戏剧效果,陈景润在1968年的挫折被加强了:喷气式批斗;陈景润戴上打叉的牌子;红卫兵们把几百页数学手稿丢向天空“落入火堆”,陈景润在摇曳的光影背板前癫狂地大喊。

无论是《钱学森》中傲慢凶狠的美国官员,还是《哥德巴赫猜想》中的红卫兵,这些科学家剧目中的反角是为了映衬主人公的不屈,科学家被塑造为标准的英雄,经历了磨难之后终获成功。这些校园剧,继承了几十年前“科学的春天”时代一批科学家戏剧的风格,弘扬正气的主题十分鲜明。

文革结束后,由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报道开始,一大批科学家的新戏陆续上演。《哥德巴赫猜想》虽不是剧本,但充满戏剧性,启发了后来文坛对科学家形象的塑造。《哥》文句话的引言“为革命钻研技术,分明是又红又专,被他们攻击为白专道路”,成了后来几年科学家剧目的一个主题,比如由文革地下小说改编的《第二次握手》、写造船科技人的《为了祖国》等。科学家的痛苦都来自于政治环境的干扰,而他们终也熬过了伤痛,把生命献给科学事业,在动乱年代保持了忠贞。

这些戏剧除了赞颂科学英雄,还抒发了动乱年代的愤懑。就像哥德巴赫猜想里的抒情文字:“一页一页的历史写出来了,大是大非,终于有了无私的公论。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化妆不经久要剥落;被诬的终究要昭雪。种子播下去,就有收获的一天。播什么,收什么。”甚至写阿基米德的话剧《王冠的秘密》,也是借古讽今,抨击权力对科学家的干扰。

而牺牲个人和家庭,隐姓埋名为国奉献的科学家形象同时也出现在舞台上。比如写两弹一星元勋的《原子与爱情》等。

科学家做主角的戏剧蓬勃兴起,黄梅戏《李四光》、京剧《祖冲之》、电影《蒋筑英》、电视剧《华罗庚》等,1980年代那些描写科学家的戏剧,都是歌颂英雄的正剧。

国外的科学家戏剧此时也进入中国,比如布莱希特的名剧《伽利略传》。1979年初,《伽利略传》在北京上演,引起轰动。导演是布莱希特戏剧在位推广人黄佐临。这部戏剧正好响应了当时“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宣传需要,政治意味很浓。这部剧演出后,曾经有观众做出结论“肯定要为刘少奇翻案了”。黄佐临陪华罗庚一起看这部剧。华罗庚看到一场伽利略自我忏悔时,哭了。黄佐临回忆说:“以我国明的知识分子还落泪,我坐在他身旁沾沾自喜。”

但布莱希特的原剧其实不具备“催泪”效果。1938年写成、1944年和1956年两度修改的《伽利略传》,强调的是伽利略的罪和良心挣扎。

科学社会学家刘兵对这部戏评论道:“伽利略也是一个凡人,他爱吃,当吃好饭喝好酒的时候常常出现灵感;他经常为金钱的拮据而操心,甚至不惜拿他人发明的望远镜冒充自己的发明呈献给威尼斯共和国来换取提薪;当为宣传论证地球绕太阳转动而被宗教裁判所审讯,看到刑具后,只因害怕肉体上的痛苦而放弃其学说。”

黄佐临则对这部剧做了很大改动,他回忆说:“他们的主题就是反对科学发展,写科学家的良心。我们这次演出主题就不这样,我们搞四个现代化正好需要推动科学发展,我们需要反对封建统治。”黄佐临说,原剧的布景和调子是灰暗的,“而我们演出的时代,科学家是宝贵的人物,所以,我们对戏的处理,就是富丽堂皇的。”

布莱希特并非是写“灰暗”的科学家戏剧的。广岛原子弹爆炸后,西方对于科学家角色的反思成为主流,科学家退出神坛,成为反思和批判的对象。如名剧《物理学家》,描写几个装疯的科学家在精神病院的对话,主角发现了威力无比的宇宙定理,但决定将成果永远藏在精神病院中,免被滥用。

近年来知名的以科学家为主角的话剧《哥本哈根》,则借三个亡魂之口,回忆物理学史上着名的1941年“哥本哈根会面”。玻尔和参与德国原子弹研制的海森堡在剧中高谈阔论,谈音乐、体育和物理学,以及科学家对国家的义务。整部戏只有一片白色背景,三把椅子。全剧从头至尾不会有观众鼓掌,但能令人聚精会神。

除了立意在反思科学家角色的严肃剧外,国外以爱因斯坦等科学家为主题的剧目和大众电影,往往突出科学家的常人弱点或缺陷。如奥斯卡影片《美丽心灵》,就强调了纳什的精神病。而新获奥斯卡奖的两部剧,则大篇幅关注了霍金的残疾,以及图灵因性取向名誉尽毁的故事。

1999年,中国话剧界引入了包揽多项法国戏剧奖的《舒尔茨先生的荣耀》(中国版本为《居里夫妇》)。这部剧有不少喜剧元素,居里夫妇显得“过于活泼”,甚至说粗话。当时中国观众褒贬不一,有人在报纸上发文《我不相信这是居里夫人》,还有观众评论说“总想从伟人身上找到些闪亮的东西,但这种风格接受不了”。

之后不过十年,调侃科学家的喜剧《科学大爆炸》在国内大热,从中可见时代变迁之快。

(科技北京5月2日电)

原标题:舞台上的科学英雄

稿源:人民

作者:

有血栓怎么治疗
手术血栓
肚子胀气腹泻什么原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