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戏剧】不该发生的悲剧(方言版碎戏)

2019-09-14 07:08:51 来源: 河东信息港

任二宝,白贤,皆四十岁左右,夫妻俩。任母,六十岁左右。群众若干。
地址:骊山脚下,渭水岸边一村庄。

(一)
场景:村中心大街,一大白杨树下,围了一大堆群众,有的吃饭,有的吃烟,男女都有。由村西头走来任二宝,手拿锄头,边走边唱:家住山西五台县……
群众甲:宝娃子,你咋还唱喝白道的?还不赶紧回去,你老婆白贤和你妈在屋里打开锤咧!
任二宝:这狗东西婆娘,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刚不在,就跟我妈嚷开仗咧!(便说便往回走。也不唱了。)
群众乙:这娘们俩整天净为个鸡毛蒜皮打锤嚷仗。
群众丙:唉!老娘然,媳妇木道,咋能不嚷仗呢?
群众甲:这娘们俩,真正是针尖碰麦芒。

(二)
场景:农家小院,三间平房,院落有石桌、凳、花、树等。
任母坐在凳子上边哭便说,白贤站在院中,裂鼻子瞪眼。
任母:见列一村的媳妇,莫见过你这样的,拿了我的油,还不给我言传,把你问嘎子,你比我还歪。
白贤:你的油,啥是你的?你倒有油莫有?
任母:我莫有油,我的油都叫人拿的快完咧!
白贤:你的油就是我的油,谁的钱买的?
(任二宝进门,扔下锄头,二话不说,拉住媳妇就打。)
任二宝:你这狗东西,我刚出门半晌,你就和咱妈闹仗,死命催的你!
白贤:你打,你打,今个打不死我就不是你妈要下的。
任母:宝娃,俺娃不要打,唉……
(两口子打起来了,任母坐在一边叹气,这时,门外进来群众甲乙,一边拉架一边说。)
群众甲:宝娃,你这娃道咋咧?进门不问张道李胡子,打啥呢吗?
群众乙:本来莫啥事,让你回来,冲的天大。(拉开白贤)妹子,今咋可和姨闹开咧?
白贤:嫂子,你不知道,我才回来准备做饭,看油瓶莫油咧,就把他妈的油倒了半瓶,他妈看见我倒油就急了,我就说我倒我男人钱买的油,给我男人做饭,你还咋瓦啥呢?
任二宝:把你还学的个有理咧,今个不打你,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咧!(说着话,又扑向白贤,经劝解,吵架结束。)

(三)
场景:
早上天大亮,任二宝手执锄头准备下地,任母出房门倒洗脸水,白贤正在打扫庭院。
任二宝:妈,我给你五十块钱,(便说便把钱掏出来递给母亲)今天是我舅家忙罢(农村农活忙完的节日),你一时去小卖部买些东西等我从地里回来,我用车带上你给我舅家出门去。
任母:(接过钱)我娃可要回来早些。

(四)
场景:
村外三角空闲地是村里人休闲,老年人锻炼,中午乘凉的地方,柳荫一片,两边是小丛林有野花杂草,地中间还有几个石凳。群众甲正在锻炼,任二宝从村里走来,大老远,任二宝边走边喊。
任二宝:叔,你老真的是勤快人,这么早就出来散步锻炼呢!
群众甲:俺娃也不懒,咋,锄地呀?叔给你说个话。
任二宝:啥话你说,叔。
群众甲:娃呀!家庭过日子要以和为贵,家和万事兴么!俺娃是个勤快娃,日子是上坡日子,对你妈也孝顺。叔说几句俺娃不爱听的话,家中银钱推成山,婆媳不和是枉然。你是屋里顶梁柱,遇事要会缝事。婆媳间的纠纷,任凭你调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妈不对不能怪媳妇,媳妇就是不对也不能一骂二打。家庭矛盾少了日子就更红火咧!
任二宝:叔,你说的我都懂,你知道,我爸死的早,我妈把我拉扯大不容易,我就相信打倒的婆娘揉到的面。叔,你老先忙,我走咧,闲咧咱严父俩再谝。

(五)
场景:
当日中午十点左右,任二宝从地里回来,将锄头放下,一直往母亲屋里去,推开母亲房门,屋里有方桌,电视,沙发。
任二宝:(见母亲面朝里睡着。)妈,你可咋咧?
任母:(坐起)咋咧?你赶早给了我五十块钱,可能你媳妇有意见。我把钱在桌子上放着呢,屋里就是你媳妇,莫人来过,钱不见咧!我把人家问了一下,哎!人家比我还歪,这不,才和我闹活毕,你说咱这日子咋过呢?
任二宝:(一听母亲的话,怒火万丈,往外就走。)这狗婆娘反咧!(走到当院)白贤,你给我出来。
白贤:(开门)咋咧?叫我干啥?
任二宝:(二话不说,挥拳就打。)干啥?打你个狗东西,不忠不孝的东西,你为啥拿咱妈的钱?
白贤:我莫拿,谁拿把谁死了。
任二宝:你还嘴硬,屋里就是你,又莫人来,你莫拿是谁拿来?(又打)
任母:(出门拉住儿子)娃,先不要打。
任二宝:我听咱妈的话,先不打你,你今个把钱拿出来万事皆休,拿不出来,看我咋收拾你。
白贤:你还把我逼死呀?(哭到屋里去了。)
任二宝:妈,你不要生气,咱先回房。(母子二人进房。)
任母:娃呀,你说像你媳妇这个样子,咱这日子咋过呀?
任二宝:妈,你不要管,狗东西记吃不记打,等咱今个从我舅家回来再和她算账。是这,咱不在家吃饭咧,你赶紧换衣服,我推车,咱这就到我舅家去吃臊子面。(二宝出门)
任母:行
(任母从木柜取出衣服,将上身衣服脱下一抖,却见一张五十元的钞票掉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回忆镜头)
(早上儿子给了自己五十元,自己进了屋,顺手放在桌子上,儿媳给自己送热水瓶,自己赶紧把钱塞在衣服里,随后忘了,也不知道钱是装起来了,还是放在桌子上,反正儿媳走了,她再找钱却找不到了,如今才知道,把钱装到衣服里面了,难怪找不着。)
任母:媳妇没有拿我的钱,这才是。(连连跺脚,自言自语。)
任母:人老了,这记性就差咧,把人家娃冤枉咧!
任二宝:(正在这时,却听见儿子在外面大喊)开门,开门。
(任母急忙出屋,却见儿子一面叫门,一面用脚踹门,门被蹬开,却见白贤斜倒在地上,旁边地上是农药瓶子。任二宝急了,嘴里叫着白贤,赶紧背着她往门外跑。)
任母:唉!这……这……(瘫软在地。)

(六)
场景:
医院急诊室门前,任二宝傻急的样子坐在门前的椅子上,低着头,坐立不安,却见从急诊室走出一位护士。
护士:谁是病人家属?
任二宝:我。
护士:你爱人是空腹服用了农药,经抢救无效,请节哀顺变。
(这时,从外面跑来两个乡亲,急急的到了任二宝跟前。)
群众甲乙:宝娃,你妈上吊了。
(任二宝一声未吭,满眼泪水,瘫倒在地上了。)

共 2 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性格刚烈的任二宝,看出来是个孝子,但是面对记忆力衰退的老母亲,他的孝心有点愚昧,很明显,他有点偏向其母亲说话,而降低了媳妇白贤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这是一出悲剧,但是本来却不该发生,寻根溯源,这是为什么呢?究其原因:任二宝是个孝子,唯父母的话为准,二,媳妇白贤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比较低,他有着历来男尊女卑的传统封建思想,三,为五十块钱,动手揍媳妇,说明此人性格刚烈,行事鲁莽。四,在家庭事务中,婆媳矛盾是个问题,而任二宝不是调和,而是火上浇油,导致悲剧的发生。究其根源,主要还是由于任二宝的鲁莽性格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媳妇喝农药,母亲上吊,悲上加悲,令人扼腕叹息,引人深思。其实一个大的根源还是农村教育的滞后,文化的缺失,导致了农村一些人性格的愚昧。此篇虽为一短剧,情节也不复杂,却立意新颖,内蕴深厚。特别是陕西方言运用娴熟,给剧本增色不少,问好作者!!部落推荐阅读!!【编辑:胥婉城】
1 楼 文友: 201 -02-06 11:26: 1 50块钱,两条人命,这样的事情在农村不是没有可能发生 婉若倾城。
2 楼 文友: 201 -02-06 11:27:05 剧本很生动,情节很紧凑,欣赏 婉若倾城。
 楼 文友: 201 -02-06 14:41:45 50元小钱,两条大人命,确实很有戏剧性。欣赏、学习、问好!预祝全家新年快乐!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4 楼 文友: 201 -02-07 19:17:14 群众甲:娃呀!家庭过日子要以和为贵,家和万事兴么!俺娃是个勤快娃,日子是上坡日子,对你妈也孝顺。叔说几句俺娃不爱听的话,家中银钱推成山,婆媳不和是枉然。你是屋里顶梁柱,遇事要会缝事。婆媳间的纠纷,任凭你调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妈不对不能怪媳妇,媳妇就是不对也不能一骂二打。家庭矛盾少了日子就更红火咧!---------可惜任二宝愚顽不化,我行我素,结果酿成大错。唉,人哪。期待更多好作品。
5 楼 文友: 201 -04-12 17: 5:1 老师啊,我是男的 桃渡临风花如雨,碧水清波自与闲。微叹流年独逝去,红断香销故惜颜。 ………… 9 年某男,爱古风,爱写文,爱读书,爱旅游.曾用笔名,居筱亦、浅墨、子桐等。所有作品系本人原创。
6 楼 文友: 201 -09-27 16:51: 5 陈独秀说; 戏园者,实普天下人之大学堂也;优伶者,实普天下人之大教师也。 如是,戏剧的确具有教育的功能。
回复6 楼 文友: 201 -09-27 18:41:25 多谢捧场,这篇碎戏,是我一个伯伯写的,我给他发上来!!冠心病心绞痛吃中药
小孩爱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正常大便
孩子中暑症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