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神权 第三五九章 其实太穷

2020-01-16 20:38:43 来源: 河东信息港

窃神权 第三五九章 其实太穷

;“我……”青月一时间有些发愣,随后灿烂的笑了,好像冰雪初融、雪莲乍放,“那好啊,我喜欢细雨蒙蒙的样子,喜欢那种雾气浓稠、云海翻滚的样子。嗯……范围越大越好,最好笼罩整个旭国。”

“少爷少爷,湘儿喜欢下大雪的样子,漫天的鹅毛大雪。”湘儿也变坏了。

“公子,我喜欢狂风暴雨的天气,喜欢看到浊浪滔天、狂风席卷大地的样子。最好是一场狂风一场暴雨,把整个旭国淘洗一遍!”厄运体质的小姑娘就是不一般。

“要叫陛下了。”青月眼睛中充满了笑意,虽然面色还有一点“冰静”。

“叫什么陛下,那是外人叫的。”萧浩一头黑线,这都什么人啊;随意的一摆手,随后带头向外走去,“走,我们去看看交易中心的状况,看看有趣的东西。”

“好哇好哇。”芸儿最活泼,蹦蹦跳跳的跑到萧浩身边拉着萧浩的衣袖就不准备放松。

湘儿抱着洁白的小狐狸,虽然姿色比不上芸儿更比不上青月。但是自小就跟在萧浩身边长大,先不说两人之间的感情,仅仅说受到萧浩的影响,就让湘儿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更像是有那么一点――知性美,虽然还有些小。

抱着小狐狸的湘儿轻轻地走到萧浩的另一边,眼中闪烁着向往。对于芸儿和湘儿来说,他们从小就没有怎么出去游历过,如果有机会出去看看、还是去热闹的交易中心看看,肯定是很值得庆祝的事情了。

此时的青月就如同一个真正的大姐姐一样,站在后面看三个“孩子”闹腾。虽然修真者寿命长,50多岁不算什么;但毕竟年龄在这里,青月不知不觉中就把萧浩三人当成了弟弟妹妹。总算不错,几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和。

但就在萧浩四人即将离开的时候,孔祥适时来到了大厅门口,就在这里静等萧浩的到来。

“孔学士,您这是做什么?”萧浩登时就愣了。看着孔祥恭恭敬敬肃立的样子。就好像认错的小学生一样啊。你可是紫气东升的大学士,不要这样没品好不好,你知不知道这样让我很难做!看到这样子的孔祥,萧浩心中竟然有一种反感!

“陛下……”

“哎呀什么陛下的。就是一个流氓头子,你还是叫我萧浩就好。”

“呃呃呃……好吧,萧公子,老夫此来事情有三,第一是恭喜。第二是想要问下。‘前朝’的清月公主身世可怜,萧公子是否可以安排在身边端茶倒水?遭逢大变,清月公主一直孤苦伶仃萧公子难道就不能给这个小姑娘一个温暖的温暖的住处吗?而且,而且清月公主毕竟是前朝公主,萧公子要是娶了之后,可以从名义上更好的接手大离王廷。

要知道,很多人不是不想投靠,而是面子上过不去。要是萧公子能娶了清月公主,对以后定都黎光城具有十分钟要的意义。”

“嗯……”萧浩鼻孔出气,带着莫名的味道:“第三点呢?”

孔祥可是真正的老狐狸。萧浩一撅屁股就大概猜到萧浩的想法,一时间有些皱眉,但还是说了出来:“第三点就是,儒家其实还是有很多有能力的官员的,而且儒家为官最为正统,经验最为丰富。萧公子如今正式发展的初期,万事开头难,这个时候需要一点额外的支持,儒家随时待命。”

“这个吗……暂时不用了。想来孔学士也看到了,如今旭国的政治全都是前所未有的新政。过去的经验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了。而且纵观历史,儒家虽然出国很多知名的官员,但是同样的,儒家也是出贪腐官员等最多的。”

“但儒家是最有做官经验的。我们可以不参与政治,就在旁边指导也行,就如同军事上面的参谋部那样。”

“孔学士,这样说吧,儒家人为官经验太丰富,丰富的已经超过‘适用’的范围。我不敢用!这样说,能说明白吗?”

孔祥顿时卡住了,想到了各种拒绝的原因,却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一点:你们太有能力了,能力强大的让我不敢使用!这特么的算是什么道理吗?不是说能力越强越好吗?不过很快孔祥就反应过来,萧浩说的是另一个:超出范围了,超过了适用的范围能干什么?当然是贪赃枉法!萧浩这时在用一个隐晦的方式说信不过儒家的官员。

这是一竿子打翻了所有的人,反应过来的孔祥顿时气的浑身哆嗦!说起来这一段日子孔祥的日子还算不错。首先呢,因为孔祥一直生活在海州,从海州刚刚崛起就已经来到这里,并且还表现了一把忠诚臣子的楷模,让儒家将孔祥当成了在旭国和萧浩集团内部沟通的代言人;这就让孔祥很是惊喜了。

私下里,孔祥的活动开始加剧,这毕竟是曾经的国家实权人物,巅峰时候甚至一手抓着御史大夫、一脚踩着宰相的位置,这样的一位人物想要活动交往,却有很多的办法。可惜,旭国的环境真的是不同!但孔祥也是不凡,依靠自己的能力以及背后儒家的影响力,竟然让不少人心动――很多人相信,如果儒家帮助旭国,旭国未来的路会更加的宽广。

可惜,孔祥的这些话却打动不了旭国真正的高层!旭国真正的高层第一就是萧家和李家,但这两家如今全看萧浩的;就算是萧松和李成两个老爷子都相信萧浩的眼光,再加上两个老人也是人老成精,孔祥的心思也能猜到,平常要不就是避而不见、要不就是不谈正事。不要小看这两位老爷子的“脸皮”,这可都是当年红极一时的海州盗匪来着。

而除了李家萧家,旭国的第二高层、也是真正的管理阶层就是韩宗法家、墨家、以及以秋叶梧桐山为代表的独行侠等,但这些人肯定不买儒家的帐。

还有一个层面,就是帝国顾问方面的,比如杨生――这也是儒家外门的。但很遗憾,儒家不重视外门,而杨生进入日月同辉的层面竟然还是萧浩指点的;所以,孔祥甚至都没有在西山镇这里见到杨生的面。

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孔祥就只能想要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直接面见萧浩。接过萧浩竟然“不敢用”儒家的人。这也算是咄咄怪事了。

但孔祥就是孔祥,就算是萧浩明显表现出了拒绝和不信任,但依然没有放弃,作为一个优秀的政治家。要懂得钻空子。

“萧公子,你看这清月公主也怪可怜的,你……”

“不用!”萧浩这个时候冷酷的打断了孔祥的话,“都已经这样可怜了,你还忍心利用这个可怜的公主!我想。现在的清月公主最想要的就是一个清单的生活了吧。

那只是一个遭逢巨变的小女孩,你竟然能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利用这样的小女孩,你真的忍心吗?”

听着萧浩如此不留情面的话语,孔祥也终于变色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早晚有你吃亏的时候!”

留下这样一句话,孔祥大约算是暂时放弃了自己的坚持,选择了战略转移。

“嗤……”萧浩冷笑、嗤笑、不屑,“听了老人言,一辈子没出息!看看你都混了个什么样子吧,听你的话那是一条不归路啊!”

“噗通!”孔祥一下子绊倒。在地上狼狈的滚了一圈,连忙爬起来指着萧浩说不出话来,吭哧吭哧许久,终于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大逆不道!”

“哎……”萧浩再次遗憾的摇了摇头,“你知道吗,你这次的表现彻底让我对你、以及儒家失望了!做的不符合你们的利益就是大逆不道?你们这是食古不化!不知进取!看看你们儒家在做些什么吧,天天追求什么先王教化之类的。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过去的既然是过去的,就是过时的!你们追求过去,就是在退步、是在阻挠人族的进步!后退,是没有出路的!从来只有前进的路。没有后退的路。人家都说,路是越走越宽;反而你们总是在追求‘美好’的过去,追求所谓的先王教化;稍有违逆就扣上一顶大逆不道的帽子!

嗤……你走吧,不要再在这里呆着了。

另外。清月公主你就别去见了。人家一个小姑娘已经够艰难了,你还要利用一个小姑娘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你的善心哪里去了?你的圣人教导都忘了吗?

去吧去吧,我萧浩立志建立一个新的世界,而不是继续维护那已经千仓百孔的世界。今天我才知道,我的理念和儒家天生不合;你们在维持旧有的一切。而我却在推倒旧有的一切!旧的,终究是旧的啊。

哦哦哦……对了,我想起了一个笑话。比如很多人都说远古时代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说那才是理想的世界吧?”

终于找到一点说话机会的孔祥顿时开始嘶吼,“废话,那是一个民风淳朴的世界,是最完美的世界!当然我们也明白,想要重新回到那个时代是不现实的,但我们也要追求一个天下幸福的圣贤时代!”

“啧啧……一看你们就沉浸在自己的幻象中不能自拔!考古没学好吧?我告诉你,那个时候之所以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是因为穷啊,大家都没东西可偷!”

噗嗤……湘儿最先笑的花枝乱颤。连湘儿怀中的小狐狸都用一只小爪子捂着嘴巴,笑的贼贱。

芸儿却偷偷摸摸的将伸出的手收了回来,眼睛中全都是兴奋――刚才孔祥的那一跤有芸儿的一部分功劳。这兴奋还没有消失,再次听到萧浩这个笑话,顿时眼睛眯的看不到缝隙,成了纤细优美的素描。

就连相对清冷些的青月听到萧浩这个言论之后,也是忍俊不禁;虽然竭力忍住笑容,但却还是无法忍住一丝笑声泄露出来。

而且不仅仅是这几个人,周围竟然也忽然传出笑声;随后就看到刚才应该离去的不少人竟然重新仙现身,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

“你们……你们……竟然都没有离开!”孔祥这个时候是老脸通红。

“哎呀呀孔学士您这样说就不对了,怎么是没有离开呢,我们这是刚才想到一件事情,又回来了;只不过很巧好的是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不过看你们谈的很开心,我们就不敢打扰,就隐身起来。”蓝海笑眯眯的看着孔祥。

正所谓同行是冤家,两人也都身居类似的地位呢;而现在这孔祥竟然想要谋取这个位置。当然让蓝海不爽!更别说还有儒家和韩宗法家之间的一些交锋等。虽然现在韩宗法家和儒家属于同盟,但兄弟间还有一点矛盾呢,就更别说两个庞大的流派了;双方之间关于理念、利益等的冲突不知几凡!面对杂家和李宗法家的时候,双方也许可以合作;但在只有两家的时候。当然要竞争。

萧浩看着周围,当然知道这些人出来后看到了孔祥就想了个办法绕圈回来;不过回来的主要是大员,而且也和萧浩悄悄地通话。这些大员不得不关注孔祥的谈话,毕竟这可是关系到大家以后的饭碗大小问题――多一个人就要多分薄一分利益。

而且现在的旭国依法治国已经出现了显著的成效,要是忽然儒家横插一杠子那才叫添乱呢!尤其是韩宗法家和墨家几乎将旭国打造成了完美的样板不说。两家也在这里进行了完美的合作,不仅没有损害彼此的利益,甚至相互促进!在这样的情况下,韩宗法家和墨家也要小心儒家来破坏。

实际上墨家和韩宗法家有一个共同点,而且这个共同点竟然都涉及到了两家的核心传承,所以两家才能够完美的结合。这个共同点就是:公平。法家讲究法律之下人人平等;而墨家讲究兼爱――无差别不分等级的爱。

如果仅仅只有韩宗法家,那么法律显得太僵硬冷酷;如过仅仅是墨家自己也不好――大家肯定爱自己的孩子超过爱别人的孩子嘛。但是在萧浩的促进下,两家竟然惊讶的发现,大家的学说竟然能够完美的互补,以至于双方之间当然也容不下别的学说。所以。韩宗法家和墨家很是紧张儒家出来搅风搅雨。

总之一句话,旭国要立国了,而且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完毕、也具备了这样的条件,所以旭国内各个流派等就开始争权夺利了!这是无法避免的,大家都要为自己家族、自己的流派、甚至自己的利益等考虑;这是人之常情,无法责备、也无法避免。任何一个成熟的国家整体,都不可避免的要有这样的争斗,萧浩能做的就是将这些争斗控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并且形成一种对外的力量。

“哈哈……”看着周围的这些人,孔祥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有些疯狂、也有些失去理智。今天萧浩的话,如同一记记铁锤,砸碎了内心那虚幻的蛋壳,揭开了里面不堪一击的内心。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加上周围众人的嘲笑,终于让孔祥爆发了。

老人家虽然仅仅勉强达到了紫气东升的状态,但老人家终究是知识分子。矛头一转就转向了墨家方面的人员,“笑尼玛的笑!就算儒家在走后退的道路,难道你们墨家就好了么?别忘了,你们墨家也是在追求原始社会的所谓的‘完美’!

你们韩宗法家也不用笑。别忘了你们这些年喊出来的口号可也是恢复先祖的荣光!”

“不好意思!”墨信方大方的走了出来,“你说的是之前,之前我们确实是那样做的!但很遗憾,在萧浩的指导下,在旭国这里,我们已经认识到了过去的错误,我们已经在开始改变。过去好的,我们会继承和发扬,过去错误的、或者是无法判断有无效果的,我们会暂时封存。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正在探索新的方向。

如今,韩宗法家已经和我们墨家一起在探索新的道路。你看到了,旭国的发展已经超过了太多太多,而且就算是旭国的气运也变成了宝红色。

而且,连我们的气运也在开始变化。”

说着墨信方随手施展一个小神通,但是墨信方身上的神通色彩也已经发生转变,不再是青色、或者是青铜色,而是带上了一点淡淡的红色;很明显,墨信方受益匪浅,其神通修为已经达到了紫气东升中期!

“这……”孔祥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宁静了下来――或者刚才这孔祥也并没有真正的失去理智,毕竟是作为宰相、御史大夫的人才,这样的人才先不说是否肚子能开船,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每一个都不是一般的人物。李子瑜那样面带微笑杀人的,和孔祥这样的老狐狸相比就差太多了――人家都是面不改色,不用刻意装出那种不是很自然的微笑。

忽然,孔祥竟然对萧浩微微躬身,“受教了。”

随后老人家转身潇洒的走人了!

萧浩看着孔祥的背影,有些皱眉!这样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人;就孔祥这样的才能,虽然年龄偏大了,但未来也不是没有可能!也许,会是另一个姜子牙呢?!

这个时候萧浩忽然有些后悔了,刚才自己说的东西虽然爽了,却给儒家指出了不足之处、也提出了改进方法!这是另一个世界在进入科技时代之后,回头整理各家学说得出来的精髓,今天却就这样说给了外人――亏大了!正所谓的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一样,萧浩两句话就为儒家带来巨大的好处。

哎……冲动了啊!还是年少轻狂……萧少爷有些自怨自艾了。

但随后萧浩就想到了清月公主,就如同萧浩所说的那样,这清月公主其实已经很可怜了,孔祥还要用清月公主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这也是萧浩看不起孔祥的一点。看上去让萧浩迎娶清月公主是好事情,对萧浩好、对旭国好、对清月公主好,但实际上这仅仅只是表面。

首先清月公主无论如何也是公主,你总不能让她做小吧,否则你这不是招揽大离王廷的旧臣、而是羞辱;其次,清月公主一直以来都是被孔祥教导,也算是孔祥的半个徒弟,清月公主以后必然会是孔祥、乃至儒家在旭国的代言人。还有,这清月公主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对于这个小女孩的心机,萧浩也要表示敬而远之。

而最后还有一点,萧浩并没有戳破,但是在旭国的日常行动中已经表现出来了――尽量提拔那些被打压的、或者是平民中的人才来治理国家;而后续旭国更是通过教育系统来培养各个人才。暂时旭国需要的人才主要是通过举荐来选拔。

“我们去看看清儿妹妹吧。”湘儿拉着萧浩的衣袖。在西山镇这里,和清月公主关系最好的就是湘儿了。当初清月公主孤身一人、而湘儿也没有什么玩伴,两人自然就玩到了一起;甚至当初孔祥安排云县千金云碧秀的见面,也是清月公主拉着湘儿一起破坏的。至今想来还让萧浩有些好笑,但是好笑之余又有些警惕。

这个时候青月忽然发话了,“师弟,把小公主交给我吧,正好借助小公主的才能帮助我。”

“恩?”萧浩看着青月,一身素白雅致的青月竟然要主动帮助小公主?要知道这小公主绝对有影响青月皇后地位的人!

“我考虑了一会,也许有办法了。”青月微微一笑,竟然没有解释清楚,反而带上一丝神秘。

“哦,那好吧,我们过去看看,也是一个可怜的人。”萧浩稍微有些叹息。每一次政变等,受苦的却是这些无辜的人。就说着清月公主,虽然有心机却也是环境使然,但是在真正的宫廷中,这清月公主当得上是公主的楷模了;但是一朝政变,父母惨死,凶手竟然是亲叔叔!这变化实在太让人看不下去。连旁人都看不下去了,就更别说小公主自己的感受如何了。未完待续。

...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吴阳春
亳州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治疗睾丸炎费用
三亚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